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m.wz-fasteners.com/!为了提供更好的手机阅读体验,网站已全面升级,内有大量书籍。请点击上方🔍搜索图标,搜索《书名或作者名》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156节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漫漫看] http://www.topmh.cc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    这方小侯爷地位颇高,在国子监还有些一呼百应的意思。<br />

    得到满意的响应,他又转过身来道,“我就代表国子监,跟你们女学比。左昀,你敢不敢应?”<br />

    他挑了事,女学这边也不甘示弱。<br />

    “草儿姐,我们愿意比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昀姐姐,比吧!我们不怕他们。”<br />

    听着这些话,左昀却摇了摇头,对国子监众贡生道,“我只能代表我自己来比,不能代表其他女举子。”<br />

    方小侯爷一拍手,“本公子就跟你比!”<br />

    左昀淡淡,“胜如何,败又如何?”<br />

    “若我胜了——”方小侯爷高高抬起头,“本公子要你宽衣解带,只着小衣,在国子监门口给本公子端茶赔罪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姓方的你敢!”项小娘子一瞬间炸了。<br />

    其他女学子也恼怒不已。<br />

    “昀姐可是丞相的弟子,你怎么敢如此折辱她。”<br />

    连围观群众们一听左昀是左玟的弟子,也都开口说。<br />

    “这个要求未免太过了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在文庙前,怎么能说这种话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姑娘,别比了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<br />

    左昀却仿佛没有听到那些话,冷声道,“我可以接受这个条件。但你若输了,我要你和这些国子监贡生脱了上衣,背负荆条,在这紫微元君庙前负荆请罪。发誓今生再不可说一句女子不如男的话语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成交!”<br />

    那方小侯爷一口应下,又阴阳怪气道,“若你左昀能像你恩师一样连中三元,本公子再捐一万两给你们女学又何妨?”<br />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左昀应下了,拱手道,“我先代女学,谢过小侯爷了。”<br />

    方小侯爷冷嘲道,“谢?只怕你到时候输的脱了衣裳,羞得要跳护城河呢。”<br />

    旁边的女学子见此情景,都有些急了。<br />

    “昀姐姐,你怎么就答应他了呢!”<br />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早有预谋,草儿你……”<br />

    面对这些女学子,左昀冷淡的面容方才泛起一丝柔和,“不过是一具皮囊而已,男子能赤膊上阵,女子怎就一定要避讳自己的身体?再说——”<br />

    她笑起来,语声轻而坚定,“我对你们有信心,对女子也有信心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草儿姐……”女学子们眼眶一红,纷纷道,“我们一定不辜负你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走,回去背书!”<br />

    女学子们转身离开,连文庙也不打算拜了。走出老远,还能听到国子监贡生的嘲讽和群众的议论。<br />

    “一百七中三十,可太难了,”<br />

    “女子本就不如男子,认了也不会少块肉,这是何必呢。”<br />

    ——<br />

    半空中,却有两个虚影坐在云上,静静看着这一幕。<br />

    虚影之一的灰袍道人点头赞许,“你这个弟子,倒是有几分你的风采。”<br />

    另一个桃花眼的虚影斜睨了道人一眼,笑道,“我的弟子,只会比我更强。”<br />

    正是成仙后的左玟和妙乐天尊。<br />

    妙乐又问,“你可要去见一见她?”<br />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左玟勾起嘴角,“我就在庙里等着那群小狗崽子来负荆请罪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你倒是有信心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怎么?大兄也想跟我打赌?”<br />

    “赌一赌也无妨。”<br />

    左玟转头,对他眨了眨眼,“我自然是押我的弟子赢,大兄想要怎么赌?”<br />

    道人看着左玟,目光微闪,“若贫道赢了,百年内,贫道去哪里,你就跟去哪里。”<br />

    左玟挑了挑眉,“那要是我赢了呢?”<br />

    那道人笑起来,握住她的手,“百年内,你去哪里,贫道就跟去哪里。”<br />

    左玟:……<br />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仰头问,“我要去东海找度朔叙旧,你也去?”<br />

    “去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我要去西方见优昙品茶,你也去?”<br />

    “去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我要天天跟妙真小七她们……”<br />

    话没说完,道人已温声打断了她,极为认真地道,“你去哪儿,贫道就去哪儿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<br />

    左玟的桃花眼瞪圆了,“你想得倒美,我还没答应呢!”<br />

    话虽如此,却没有抽回被他握住的手。<br />

    ——<br />

    会试放榜之日,状元楼的大堂里男女两方,泾渭分明,都在等放榜的结果。或者说,是对赌的结果。<br />

    国子监那边的男举子嘲弄道,<br />

    “考一场会试,听说你们有不少人都是被抬回去的?还有很多人,一出贡院,就倒下了?”<br />

    “女子体弱是天生的,何必想不开受这份罪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就是,脸面哪有命重要。千百年来,女子在家相夫教子,不也好好的吗?”<br />

    女学子那边却异常的沉默。<br />

    正如贡生们所言,女子天生畏寒,体格不如男子,还有每月必造访的麻烦事。<br />

    偏偏会试时间在春寒料峭之时,可不就成了这个局面?<br />

    一个考试中被抬出来的女子眼眶泛红,“草儿姐,我们……”<br />

    左昀摇了摇头,温声安抚道,“结果未出,不要那么早下定论。”<br />

    对面方小侯爷讥笑,“是是是,留着眼泪,待会儿有你们哭的时候。”<br />

    左昀冷冷看他,神色淡漠。<br />

    不多时,放榜的喜讯远远传来——<br />

    “第一百五三名……周露——”<br />

    一个女郎跳起来,“是我!我中了!”<br />

    众女郎间的低迷气氛为之一扫,纷纷恭喜。<br />

    那边一男举子不屑道,“不过是最后一名,还值得高兴。”<br />

    这话语夹在恭贺的声音中何在刺耳,却没有人理睬她。<br />

    不论比试如何,但凡能多一名女子高中,对她们来说都是喜事。<br />

    喜报不断传来,有心的女学子专门记下高中的女子数目。<br />

    当“第十八名……刘聘婷——”后,几个女学子跳起来,特别惊喜的模样。<br />

    “二十八个了!草儿姐,我们中了二十八个了!”<br />

    女学子这边情绪高涨,男举子那边就低迷了下去。<br />

    “朝……怎么搞的!”<br />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那么多女的,不应该啊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上面有心偏袒吧,听说主考官陆大人是……”<br />

    后面的话没有说尽,但在场的都知道他的意思。<br />

    方小侯爷一脸阴鸷,冷声道,“要是输了,我们就去贡院提试卷。”<br />

    他们这般言论,自然引起了女学子不满。纷纷道,<br />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输不起啊!”<br />

    “提就提,要不是会试定在这么个天气,我们中的还要更多!”<br />

    男举子们愤愤,“你们!别高兴的太早!”<br />

    许是这狠话的效果,从十八名后,一直到第三名,竟然全是男子,没有一个女子得中。<br />

    场内的气氛一时扭转,女学子氛围低迷,男举子又情绪高涨了起来。<br />

    “瞧瞧,瞧瞧,这不就说中了吗!”<br />

    “哈哈哈都说你们高兴的太早了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就算你左昀在前两名占得一席之位,另一个是女子的几率也几乎等于没有。”<br />

    “你就等着宽衣解带吧。”<br />

    一个女学子趴在桌上哭了起来,“都怨我,要是我再坚持一下,把文章写完,说不定就能多一分希望……”<br />

    她旁边的女子也是泣不成声。<br />

    “都怪我们无用。”<br />

    独左昀看着她们,语声沉着,“哭什么?胜败乃兵家常事。能有这么多姐妹高中,你们应该高兴才是。我尚且不介意这副皮囊,你们又介意什么?<br />

    且没到最后一刻,不要妄下定论。”</p>

-

热门搜索